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男神x你]青春作伴好还乡Chapter30

*前面的文就不贴链接了,有意者可戳“青春作伴好还乡”tag或者头像

*喻可以说是甚得我心了x虽然他们谈恋爱的内容顺序全都是乱的,但既然都有“先结婚后恋爱”这种相处模式,他们这样做根本完全没有问题啊!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避雷注意,ooc

—————————————————————————

公共休息室里有点闹腾。喻文州到走廊找你时,你正好结束了通话。

“家里打过来的?”喻文州看着你摁灭手机屏幕后轻声地问道。

你清楚喻文州只是想随便问问,也没有特意避讳他:“嗯,通常他们是不会打给我的,都是我打给他们,不过有几次他们打过来的时候我在训练,刚刚这通总算是接到了。”

“下次有事的话可以让他们打俱乐部总机。”喻文州笑了一下,“我放你出去接就是了。”

“可不能让他们打总机啊。”你惶恐,朝喻文州身后探头张望,确定没有别人才缩回来,神秘兮兮地靠近他挪了一步,“我爸是不会主动打给我的,一般都是我妈找我,你猜她这回找我什么事?”喻文州摇头,你又在脑中组织了遍语言才开口:“她说终于在电视上看到我了。”

喻文州乐了:“搞得好像你打团队赛就不是打比赛一样,我看过回放,你有镜头啊。”

明明自己就参加了比赛,研究比赛录像复盘就行了啊。喻文州这个特意去找你片段来看的举动让你非常不好意思,只能故意咳嗽两声将话题岔开半格:“虽然她平时看电影电视剧综艺比较多,但自从我来职业圈以后,她还是有关注的。她是觉得之前我出场太少,而且……”

喻文州的兴趣被吊起来了,挑了挑眉示意你别犹豫继续往下说,你深吸了一口气,仍然觉得自己的声音像卡在了喉咙口出不来:“那次她重点关注了下战队构成,最后她给我的建议是让我出去租房子住,因为整个圈子尤其这里的男选手实在太多了。”

喻文州没有任何反应。但实话实说却让你产生了种强烈的负罪感,你原想解释你妈都敢把你只身一人放到蓝雨,现在担心这个会不会太晚了,所以决定不予理睬。可那句话算是把喻文州也给圈进去了,何况他现在还是你的男朋友,在他发表评论之前,你真的不敢说什么。

怎料喻文州同志很随性地将手往裤兜里一放,笑得万分人畜无害:“那就租嘛,反正队里随时可以回来住,那样也好让她放心些。房源的话,正好我知道有一套。”

你有些麻木地点头。虽然感谢喻文州理解万岁,但总感觉事情往什么不得了的方向发展了。

而且还没见面就能预判出你母亲有心血来潮突击检查的喜好,真是可怕啊,喻文州。

你和喻文州约好周六下午去看看房子,喻文州推荐的东西向来值得放心,哪怕房子这种大东西都是,你觉得如果没问题的话,没准立即就能和房东谈拢租下。

当你问起喻文州怎么过去时,喻文州微笑:“坐地铁的话大概几站,但我觉得还是这个方便。”

金属的自行车钥匙在他指间转了一圈,叮铃哐啷地响。

你在广州买了自行车,于是这回没肯让喻文州载你,两人双双把车骑到了公寓楼下停好。

公寓套间门被打开的那刻,你感到内心毫无波动:“我说……这其实是你家吧。”

喻文州眯起一点眼睛笑得温和:“是啊,你怎么看出来的。”

“直觉。或者说精准的预判。”你扶额,“毕竟原主的气息我太熟悉了……”

说够了玩笑话,你仔细审视这套属于喻文州的屋子。家具都很简单整齐,而且不多,一看喻文州就不常回来住。你留意到深棕色的沉稳电视柜表面光可鉴人,却在抽屉把手凹槽处略有浮灰,想来应该有请钟点工定时打扫,可惜不彻底。这种专挑犄角旮旯看干不干净的习惯还是你初高中养出来的,毕竟能连续七年被认真负责的劳动委员教做人,不是,如何打扫,也是蛮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总之如果你是爱国卫生检查团的代表,喻文州的公寓肯定不合格。

你正在出神,喻文州忽然牵起你的手:“我想让你看点东西,跟我来。”

才走到那间屋子门口,你的呼吸便已一滞:“你平时就在这里工作,是吗。”

喻文州微笑不语。这间位于公寓布局西北角的屋子是大众意义上的书房,但对你们来说,它似乎不能完全发挥屯书的作用,这也是你刚刚为什么没有这样喊它的原因。你感叹的并非再熟悉不过的全套荣耀设备和电竞座椅,而是靠门右手边那座巨大的玻璃柜。

那大概是见证了喻文州整个荣耀和青春的东西吧。

数不过来的奖杯和证书,内含大大小小的比赛甚至商演赛表演赛友谊赛,而最醒目的则是常规赛和季后赛的获奖凭证,让人仿佛重新看到当年火光四射熠熠生辉的日子。

但其实玻璃柜中最多的是相片,你没想到喻文州会以这种方法记录时刻。从少年到青年,从训练营到战队,然后统一到达现在。你观看着喻文州的这些人生,无论是你经历过还是没经历过的。里面有个人的,比如他第一次接代言,那时的喻文州就是一个标准的温吞少年,还没展现出那种能时时牵动你心绪的人格魅力。再接着是剑诅的成立,战术组的冠名,直到那身蕴藏广阔大海色泽的队服变成更为峥嵘的颜色,你意识到,国家队的时代来到了。

喻文州打开玻璃柜门,取出摆在索克萨尔模型旁的一个丝绒盒子。

那是第六赛季的。即使喻文州不说,你也知道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他重新执起你的左手,戒指在你又一次出神时已然被他捏在指间,悄悄地往你无名指上套。

你的瞳孔因下意识收缩。就在戒指将要套到你的指根时,你突然用力将手抽了回来。与此同时,喻文州却也让戒指从你无名指上脱出,收拢到他的手心,仿佛有着解释不通的默契。

你抬头看着喻文州,他的表情像是跟你开了一场玩笑:“果然这个尺寸对你来说有些大了。”

你又听到他说:“终有一天,我会让你拥有属于自己的冠军戒指。”

你觉得你将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想踏进这个房间了。鉴于喻文州的房子确实无可挑剔,你决定租下它。你大概也不会经常到他的工作间里去,因为你回家以后不工作。

“不要房租。”当你问起租金多少时,喻文州微笑着如是说道。

以你的立场跟喻文州争辩这件事是没有意义的,于是你向他提议:“那我帮你打扫公寓卫生怎么样?你把请的钟点工辞了,我保证我很擅长这些事情!”

“好啊。”喻文州的语气意味深长,又看起来高高兴兴地揉了下你的头发,“那自己当心点。”

“等下。”你突然想起了某件事,“你肯定要回来住的啊,我租这里真的好么?”

“为什么不好呢。”喻文州把钥匙交到了你手上,“放心吧,我不是经常回来的。”

喻文州离开以后,你往返了一次俱乐部和公寓间收点东西,骑自行车溜一圈,很快的。

你发自内心地感到喻文州待你特别好,于是你觉得,利用女朋友的身份可以有点小特权。

就比如当他那天晚上用钥匙开进门的时候,你从来没冲他喊得那么大声过:

“你不是说不会经常回来住的吗——?!”

TBC

—————————————————————————

最近几天有点高产对吧w?接下来我要说什么你们懂的hhhh

有可能代表我要疯狂赶作业和学习的deadline了orz

评论(9)
热度(30)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