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叶修x丁二苗]荆州奇遇

*清奇的拉郎脑洞x一直都很想让他们俩见一面orzCP自由心证……?

*有借梗,侵删歉,原文有【毕竟道法设定甚的我想不出来orz

*起点套路,标准的鬼咒套路x虽然很尬很尬但写起来莫名爽?

*这摸鱼大家随便吃吃……不要打我不要打我不要打我x

*私设如山,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

—————————————————————————

叶修刚从景区的山上下来,抬起胳膊用系在手腕处的毛巾擦了下额头的汗。景区人多,刚才都是一路挤着下山的,此刻自然就想停在原地歇歇。气温还没到升高的时候,阳光如星点般从枝叶的缝隙洒下,并不刺眼和灼热,反而生出种温柔的斑斑驳驳。

叶修这次是利用年假出来旅游的,原先还犹犹豫豫懒得出门,但想到这辈子还没为自己走过多远,叶修当即订了车票拎了简单行李就出发,也没跟团,在附近小县城能认出他这张脸的人不多,更是没有顾虑,甚至等到上了高铁,他才想起来要和队里的人说一声。

叶修点了支香烟安神解乏,看到绿化带里竖的禁止吸烟的牌子,趁还没把管理人员吸引过来赶快掐了,四周张望过后决定还是离开景区,先把今晚要住的旅馆定掉。

叶修出门习惯带的现金不多,小县城也没什么几星几星的酒店,好在叶修本就不是对物质讲究的人,只要能给背包里的笔电连上网线,如家就如家吧。

对没错,就是那个和汉庭锦江格林豪泰齐名的如家,全国连锁,宾至如归。

刚到这里的时候赶时间,连坐好几个小时高铁后没怎么休息就直接奔了景区,在山上晃了一大圈,叶修已经很累了,登完身份交了押金,进房间门便是往床上一扑不想动弹。

这一睡就睡到了夜里,醒来时还有点昏昏沉沉,好在胃里严重的饥饿感让他很快清醒起来。

酒店过道的灯光昏暗,叶修摸着墙壁找到电梯,下楼后发觉酒店餐馆早已关门,就连前台小妹都已经下班了。奈何旅行除了烟不带口粮,叶修就打算随便去街上转转,找点吃的垫肚子。

城里早晚温差大,白天还比较热,到夜里就冷了,激得叶修拢了拢外套。酒店的巨幅霓虹灯坏了,中间缺了字母,但不妨碍辨认。叶修把双手揣在口袋里走着,寻找食品店的踪迹,街道冷冷清清,如此看来快捷酒店还是唯一营业着的店家,其余店铺仿佛商量好般集体放下了银灰色的卷闸门,将屋内得过且过的温暖封闭在外面的萧条里。

凡是山城就容易起雾,虽没拐过弯,可叶修这时已经离酒店有些距离,再怎么样也不该继续往前走,于是他要在前面那个十字路口掉头回去。但此时突然起风,叶修望见不远处有浓重雾气从两旁聚拢,复又影影绰绰散开,白雾背后似是一个人聘聘婷婷地走来。

叶修驻了足。来人完全从雾气后现身,偏长卷发垂至身前,一双温润杏眼满含秋波,身骨精巧纤细,艳红长裙拖地却仍然可见衣料下的波澜起伏,足以教众生移不开目光。

叶修轻轻蹙起眉头。竟是一个绝世美女。

·

美女静静站在原地朝叶修微笑,唇角勾起的弧度温柔得令人心神激荡,叶修不动声色上上下下打量了美女一遭,没有说话,朝美女那边回看过去。

可最后还是他先打破了对峙的沉默:“这位姑娘,大半夜的在街上干什么呢?”

美女唇角笑意愈深,竟然向叶修福身行礼:“不知不觉走得有些远了,更深露重的,我一时找不到回酒店的路,这位先生,如果知道离这最近的酒店在哪里,还烦请告诉我一声。”

叶修淡定地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起:“如家的话,沿着这条路笔直走就是了。”

“谢谢先生,时间很晚了,先生也请早点回去休息。”美女看着叶修的眼睛,感谢说道。

叶修摆了摆手示意无妨,美女恬静一笑,抬步继续往前走,却正是叶修这个方向。叶修下意识往侧走了两步拉开距离,慵懒客气地笑笑,没再有多余动作。

美女目视前方眼波沉静如水,待走到叶修身边时突然回望一眼,然而就是这一眼,出事了。

散去的雾气重新被冷风吹过来,隔在叶修和美女之间,遮去美女的大半张面容。隐隐约约中的刹那,刚才的美女早已不见,此时叶修看到的分明是一十七八岁的橙黄发色少年,长相清秀,白衬衫的衣角在风中翻飞作响,仿佛有着世间最明朗干净的灵魂。

眨眼功夫,美女似乎又现身回来,本能使得叶修转瞬抬手,指间一动让香烟弹出一片火星。

火光朝着美女面门前去,美女大骇,倒退几步面容狰狞,甚至暴起青色脉络,全然没了之前倾国倾城的形象,陡然伸长的黑色指甲张狂地要朝叶修抓过来。

“茅山逐鬼大符,起——!”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大喝,叶修抬头只见一张黄色纸符如离弦之箭般迅疾地射去美女方向,才明白美女害怕的原因不是自己。

那女鬼衣袂翻飞离地飘起,从伸长的红衣袖中放出一道白影,白影与黄符在空中相撞的瞬间传来一声凄厉鬼叫,都要刺破人的耳膜,随后白影被黄符吸收,同时黄符也掉落在地。

女鬼一振衣袖,顷刻间转身化为一道红影,飞至前方高楼顶端一点,最后彻底消失不见了。

“这妖孽好手段!竟然被她给逃了。”叶修后方飞身过来一青年,稳稳落地后如是说道。

青年面容倒是英俊,身穿蓝色的粗布对襟褂子,脚蹬千层底布鞋,长发发尾在夜风的吹拂下微微摆动,有点像个出土文物,背上还背着一把黄布雨伞。

叶修看着青年没有说话。青年走过去把掉落在地上的黄符捡起,取下背着的黄布雨伞,一拉伞柄,竟抽出一把明亮细剑,在月光下闪着寒芒。剑柄也就是伞柄,正中镶嵌着一个小小的罗盘,罗盘内的指针正指方才女鬼离去的方向。青年掐了个指决,收在黄符内的白影鬼魅被放出来的同时,青年手挽剑花朝那鬼刺去,凄厉的鬼叫再度响彻夜幕,那鬼陡然魂飞魄散。

“哼,穷寇莫追,明天有的是办法收拾她。这位大哥,你没事吧?”青年突然转头问叶修。

“我没事。”叶修把快要烧到手指的烟丢到地上踩灭,“谢谢小兄弟出手,怎么称呼?”

青年微微一笑:“在下茅山弟子丁二苗,是人间的捉鬼法师。”

·

“你是捉鬼法师?”叶修吃惊,若不是刚刚被烟燎到的痛感真实,他险些以为还置身梦中。

“刚刚的还不够证明问题?早知道就不救你了。”丁二苗说。

“没有没有,”叶修看出丁二苗是在开玩笑,“只是觉得有些惊讶。”

“这也正常,毕竟在我之前遇到的那么多人里,也是相信的少,怀疑的多。”丁二苗再度挽了个漂亮剑花将细剑收进雨伞内,不动声色地又露一手,“大哥你也挺有本事,竟然没中那女鬼的招,不过那女鬼修为不低,今晚没能得手,估计对你不会善罢甘休。”

丁二苗话没说完,但却在此打住,叶修也是很善于识人的,立刻会意道:“那能不能麻烦丁先生再保护我一段时间?顺便看看能不能抓住那个女鬼。”

叶修说得漂亮,既向丁二苗提出请求,又没要求他一定抓住女鬼,丁二苗自是大手一挥爽快答应下来:“捉鬼除妖本就是茅山弟子的职责范围,叶哥你不必担心,有我在定保你周全!”

话音未落,丁二苗的肚子很合时宜地叫了起来,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奔波一天了,还滴米未进。这样吧,捉鬼的报酬我就不要了,叶哥你看能不能……”

叶修一笑:“好说,就是都这个点儿了,还有没有运气能吃到东西。”

丁二苗没找落脚的地方,叶修只好先带他去自己住的酒店。丁二苗进门后找到换班室,那里还真有个偷懒没去前台的小妹眯着眼睛养神,叶修也不知道丁二苗用了什么办法,反正就看他“姐姐妹妹”胡乱喊了一通,竟然真骗得人家端来了两碗招待晚归旅客的红豆汤。

回房以后丁二苗往床边盘腿一坐,说:“叶哥你放心睡,我在这给你看着,不会有问题的。”

虽然单人间的标准床足够两个人睡,但丁二苗向来不能接受和男人同床共枕,想必叶修也不愿意,这隔壁暂时也找不到别的住处,保护也算在捉鬼法师的职责范围里,只好丁二苗委屈。

“不用,你睡你的,我习惯通宵。”叶修没去看丁二苗,兀自坐到桌前翻开了笔记本电脑。

恭敬不如从命,丁二苗躺到床上静静听着叶修的键盘敲击声,很快便与周公会面去了。

次日丁二苗醒时已天光大亮,他揉揉眼睛从床上坐起,发觉叶修还维持着昨晚的姿势玩电脑,也不知道有没有睡过。屏幕上光影斑斑驳驳,丁二苗定睛看了一会,只看出不时有尖锐矛头从己方刺出,直到叶修不知有意无意地切出人物面板,丁二苗才看到角色背着一把金属重伞。

这家伙?丁二苗暗自觉得有趣,但什么都没跟叶修说,只清了清嗓子暗示自己已经起床。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阳气很重,所以那女鬼也会很虚弱,我要现在去捉她。”丁二苗说。

叶修点了点头,突然脑中闪过那晚白衣的少年,想了想道:“我跟你一起去。”

·

两人要吃早饭,随意找了家街边的早点铺子,丁二苗坐下后大手一挥喊老板,叶修那边准备掏钱。他没太关心丁二苗叫了什么吃的,但端上来那两碗细如银丝的面条着实令他眼前一亮。

丁二苗笑道:“怎么样?这云梦古县的鱼面确实名不虚传吧?”

见叶修有所困惑,丁二苗立刻解释下去:“这里古时名叫云梦,隶属荆州,在春秋战国时期算是楚国的范围。据说这面是用白鹤分流之鱼,桂花潭中之水做成的。”

“丁先生博学。荆州云梦,都是好名字。”叶修微笑着说,“可惜有鬼。”

“不管有多少妖魔鬼怪,我一定会把他们全部除尽。”丁二苗自信地道,“叶哥,我觉得我跟你挺投缘的,我跟你交个底,也防你不信我。你可知我昨晚从雨伞里抽出来的是何法器?”

叶修自然不知,丁二苗朝叶修这边凑近了些:“我的法器名唤万人斩,前身是一把刑刀。因为杀人太多,凝聚了无限煞气,不仅身为主人的刽子手家族某夜暴毙了二十几口人,后来每天都有人意外死亡,就连万人斩所在的街道,都络绎不绝的有横死之人。刀是屠戮之兵,剑乃仁者之器。我师祖路过京城时带走了这把万人斩,亲自动手千锤百炼,终于改刀为剑。”

万人斩。千机伞。这两个名字……叶修没说出来,毕竟自己的千机伞可不是霸道的杀器啊。

吃完面条,丁二苗抹抹嘴,到了结账之时,纵使他先前说过不收叶修的捉鬼费用,只要叶修管着他吃饭睡觉就好,但难免过意不去,颇尴尬地朝叶修神秘一笑:“叶哥,要不我再告诉你件事吧?你知道我为什么出门在外却身无分文吗?”

叶修也仅笑而不语,丁二苗搞不懂他到底是不关心还是觉得看透了自己的品行,就算丁二苗是再怎么无视世俗看法的人,在叶修面前也觉得难为情:“祖师爷定下的规矩,茅山弟子必须要选命字,我命字为贫,注定我这辈子身无隔夜之财。黄金白银,于我来说分毫不值。”

叶修听后突然有些惆怅。这次是真的想要同丁二苗说几句,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对。

“好了。”丁二苗站起身,从背上取下雨伞看柄端的罗盘,罗盘上的指针晃晃悠悠,却仍是指出了一个大致的方位,丁二苗遥指,“虽然鬼气有点弱,但还是能找到她的,我们走吧。”

·

沿着城市主干道走了大约十分钟,罗盘指针转向了旁边的岔路口。说是城市主干道,但也仅仅是这座小城里最宽最直的路罢了,和重新走上的岔路区别不是很大。

道路弯弯曲曲甚至坑洼,丁二苗自幼习武到现在,这路对他如履平地,但是叶修走起来就没有那么快,照顾到他的速度,两人花费了有段时间才看到不远处的小村庄。

“有鬼瘴。”丁二苗略微眯起眼睛道,“村子上方盘旋着黑气,叶哥你看不到,但还不浅呢。”

昨夜女鬼应该就藏在村子里。叶修走到路旁拈起两片叶子,叹了口气道:“叶子尖儿都黄了。”

丁二苗或许是称赞地微笑,说:“可见这村子果然有古怪,叶哥也懂这些吗?”

叶修摇头道:“不懂,但显而易见的问题,还是看得出来的。”

村庄里偶有扛着农作用具的村民走过,在叶修看来民风比较淳朴,对两位外乡人没有防备之意,只是不知是否务农太久,村民们大多精神不振,犁耙拖在地上发出的噪音听着抓狂。而且这种状态,似乎在男人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丁二苗多毒的眼睛,扫了几眼哼出一声冷笑。

黄布雨伞在半空划出一个弧度,在丁二苗的动作下重新回到他的背上,事已至此,根本不用依靠罗盘了:“前面,就是鬼瘴最浓的地方,那妖孽肯定就藏在那里。”

两人走到所说的目的地,丁二苗口中俨然被一团黑雾遮蔽的东西,竟然是一口井。

“你们在干什么?”叶修刚要往井里探头,被旁边的声音喊住,“这井里已经没水了。”

“哟,还真是。”丁二苗微笑着往井里看了看,“可是大爷,这井为什么要用秤砣封起来?”

叶修弯腰去证实,果然看见井里沉着一个巨大的生铁秤砣,底部严丝合缝地把井给封住了。

“当然是防止有人掉下去,就算没有水,那么深的井也会摔死人的。”老者眄过来,说道。

“我看不止是这样吧?”丁二苗的笑容捉摸不透,“真相是你们这村子闹鬼,是也不是?”

“当啷”一声,老者手中的锄头落地,他的眼神四处躲闪,却仍强装作手滑,将锄头拾起来稳稳握在手中:“小兄弟,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我有没有乱说,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丁二苗淡淡地道,负手围着老者踱了一圈,“闹你们村子的鬼就在这枚秤砣下方,四盘八稳,镇宅压人,你们做得倒是不错,只可惜那鬼物的修为已经不浅,就凭这块什么禁制都没有的生铁,根本不可能压住她。”

此刻老者看丁二苗的眼神已有很大变化,不顾锄头柄还握在手心,就地拱手行礼:“先生慧眼,其实这鬼在我们村子已有好些年头了,敢问可有破解之法?”

“这正是我们来此处的原因,”丁二苗说,“能否让我见见你们的村长?”

“我就是村长。”老者又拱手一次,昭然若示的尊敬之意让叶修不由得看了看丁二苗。

然而丁二苗似乎完全不在意这些:“那去把村子里的人都召集过来吧,我要让大家看看这妖孽的真面目。大白天她不会就这么现身,我要把秤砣取了,然后再把她逼出来。”

村长走后,叶修在井边蹲下,复抬头看向丁二苗:“秤砣被铜水封死了,你要怎么取出来?”

丁二苗绕了井口两遍,想了一会低语道:“要是李伟年在这里,他一定有更好的办法。”

“那是谁?”叶修没听太清,但他确信他听到了一个名字。

“噢,我的一个兄弟,”丁二苗说,“非常厉害,是退伍特种兵,有个外号叫兵王。”

“哦,我也有一个兄弟,也非常厉害,人送外号枪王。”叶修面不改色地说道。

·

“其实也不是没办法,只是我那办法威力太强,怕伤及无辜。”丁二苗说着,手摸上腰际。

叶修刚刚没注意,此刻仔细看发现丁二苗腰上似乎围着一圈什么,隐蔽性很强,轻易看不出来,心里的感觉有点不太好,甚至还有点反胃:“你腰上的是什么东西?”

“我的办法。”叶修眨眼的功夫,丁二苗手中已然多了一条血红的长鞭,“你听过伍子胥么?”

叶修不好意思说自己不清楚细节,只好含混地点点头:“有所耳闻。”

“伍子胥在楚平王死后对其鞭尸三百,以报父兄之仇,而当时用来打楚平王的鞭子,因为凝聚了一代大贤伍子胥的复仇之志,煞气纵横霸气无伦,已然成为神器。我用他的龙须鞭,或许能把秤砣从井里勾出来,但叶哥你要带领大家站远一点,以防铜块碎裂飞出来伤人。”

叶修表示没有问题。两人说话的功夫,村长早已把村内人悉数集合到此地。对于鬼神,这临近城市的村庄自然有些负隅顽抗,大家朝着丁二苗指指点点——多半是男人,却碍于村长薄面不敢高声,全都不知这小年轻意欲何为。

丁二苗不去理会,吸口长气沉入丹田,抬手之时打尸鞭宛如灵蛇般蹿入井内,牢牢缠在铁秤砣的钩子上。只听得他低喝一声,腕上用力,叶修依稀可见他臂膊上的青色脉络,伴随着井内传来的巨响,铜块迸裂至四处飞溅,好像天上下起了场尖锐的雨。村民们既害怕又想看热闹,包围圈向外扩展了好多,却始终没人离去。其中有块铜片眼看就要飞往叶修方向,丁二苗转身,打尸鞭尾朝空中一定,铜片立即碎成几瓣落到别处。

井内毫无动静一片死寂。“孽障,还不知道束手就擒。”丁二苗兀自摇了摇头,从随身的背包里掏出五面小旗,倏地抛上半空,“青旗引路,五行追魂——!”

五色彩旗由领头的青色旗帜带着旋转入井,很快传来细尖的鬼啸,震得当场几个胆小的村民掉头就跑,一道红影跌撞着从井里冲出,而丁二苗早有准备:“灵宝法司大印,起——!”

一道纸符嗤嗤有声地飞起,在空中投射下一道巨大的光圈,正好罩在那鬼物身上,那女鬼当即被加盖茅山掌门大印的纸符打翻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大法师饶我性命。”那女鬼强撑着身体跪在地上,期期艾艾地把头抬起来看向丁二苗。

身后传来一阵倒吸凉气声。没办法,那女鬼身体颤抖我见犹怜,而且估计和这村子为数一半以上的人都有牵扯,就算知道她为祸人间,但不照样在这里好好地留了那么多年?

但是丁二苗不可能吃这套,啪的一张压鬼符盖在女鬼头上,那女鬼承受到巨大的威压,就连跪在地上都已不能,只能低低地覆在地面,丁二苗厉声说:“大胆!你既成鬼,为何不去地府?反而滞留人间,变成美女和人们故友盗取元阳元阴供你修炼,还指望我饶你性命?”

丁二苗还要继续发作,突然叶修咳了一声,他才反应过来女鬼所为之事实为不齿。色诱是老手段就罢了,对没能上当的人却是连女子都不放过,再这么骂下去恐怕大家都尴尬。“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试试茅山杀鬼符!”丁二苗佯装怒喝,随后转向村长,“村长大爷,我已制服这鬼,你们村子以后能过上正常的生活了。现在我要处理她,还请你带村民回避一下。”

“死后不去地府投胎,定是生前做了坏事害怕执对,若你老实,我或许会给你个痛快,好省去你在阴司归案后的诸多刑罚。”村长带着村民走后,丁二苗的声音懒洋洋地响起。

怎料那女鬼硬是撑着半边身子直起来,冲丁二苗喊叫着:“是那些人们不经诱惑!况且佛家有言:生老病死、忧悲脑、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琉璃只是通过满足人们再见故友一面的愿望换取自己所需,请大法师明鉴,琉璃何错之有!”

“简直不可理喻!就你个妖孽,还好意思口出狂言侮辱佛门!”又是一道压鬼符打在女鬼琉璃头上,在茅山正统压鬼符下她奄奄一息,丁二苗跳起,“你生前已诸多罪业,死后去阴司归案自首,反而游荡人间为祸世人,颠倒黑白搬弄是非,竟然还问何罪之有!”

说完丁二苗下意识瞥了叶修一眼。那晚他在附近矮墙上等待琉璃出手,琉璃卖弄色相不成立刻变作了一白衣青年,莫非叶修也是有亡友的人?而那就是叶修的生前好友?

琉璃没有错过丁二苗的眼神游离,似破罐破摔地心有不甘,咬牙切齿地暗指叶修:“先生心智坚定,是琉璃学艺不精,终是败在了先生手里……”

“茅山杀鬼有神方,上呼师祖收不祥。跺山石裂佩印章,头顶华盖步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琉璃话音未落,丁二苗已捏出个杀鬼诀指向她,这次连鬼啸的机会都没有,顷刻间便是魂飞魄散。

·

村庄要给丁二苗酬金,丁二苗推脱,但想了想还是应该请叶修一顿过得去的,而收了下来。

“来一根?”叶修靠在街边摊的塑料椅子背上,两指夹了根香烟朝丁二苗递过去。

“不会谢谢。”丁二苗低头倒酒,然后灌下好大一口,“够劲!你要不要喝点?”叶修微笑着摇头,丁二苗声音平平淡淡,仔细听能听出雀跃:“像那种最烈的烧刀子,我一顿能喝半斤。”

“厉害厉害。”叶修漫不经心地恭维调笑,“我好奇你对那女鬼下手时,就没一点怜香惜玉?”

“我可是非常怜香惜玉的。”丁二苗朝叶修笑,“但我的怜香惜玉只针对人类的姑娘,那女鬼蛇蝎心肠面目自然丑陋,如何怜得起来?再说了,这世上所有的姑娘,哪有我老婆好看嘛。”

这回轮到叶修大吃一惊了,在这个问题上他绝对完败:“你都有老婆了啊?”

“当然当然,我老婆可是个大美女。”丁二苗狂点头,突然间就敛了笑容,“叶哥,其实我很想问你件事。那晚女鬼琉璃最后拿来吸引你靠近的,是你的朋友吗?”

叶修支起烟吮了一口,语气温温和和:“是啊,是我以前的朋友,因为车祸去世十多年了。”

丁二苗点了点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对于轮回循环他这个道家弟子看得比谁都透彻,因此没有出言安慰。叶修抬眼看他,唇角笑意若有若无:“你说,世上有鬼吗?”

都这时候了还来问这个问题……丁二苗有些无语,却又好像明白了叶修到底什么意思,重新挂上浅淡笑意向他说道:“人死后,会由鬼差带去地府判决,根据生前善恶决定来世归属,或者要不要在阴司服刑,待所有的都尘埃落定后,方可重新投胎转世为人。”

叶修脑补出十八层地狱的传说,突然有点紧张,道:“我那个朋友绝对正直,不会作恶的。”

“这我相信,其实你应该在意的是,你那位朋友那么年轻,到底是阳寿已尽,还是枉死的呢?”

“如果是枉死的,那么你的朋友很有可能还在游戏人间啊。”叶修沉默,丁二苗唇角扬起的弧度模棱两可,“我乃阴司在阳间承命人,正巧我和那判官有几分交情,如果叶哥愿意,我可以带你魂魄入地府,看看你那位朋友究竟身归何方了。”

叶修喉结滚动,丁二苗看出他内心定有挣扎,但很快不期明朗一笑,语调颇悠长:“都说天机不可泄露,丁先生这是开玩笑了,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况且,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

丁二苗一愣:“叶哥不是来旅游的吗,这么着急走?”

叶修失笑:“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觉得我还能有心情玩下去吗?”

“也是。”丁二苗默默叹出口气,抬手一抱拳,“此次离别,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三生石上,乞判长生之路;阎罗殿前,永无执对之期。

—————————————————————————

Thanks for reading~!

明天会写点对丁二苗和鬼咒等的理解啥的x

还没看完……这玩意太长了根本看不完啊QAQ!比全职还多了2000字orz

毕竟换过爪机以后它总是给我推荐些不靠谱但莫名能看的小说啊!

大家国庆快乐噻w

评论(4)
热度(9)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