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男神x你]青春作伴好还乡Chapter28

*前面的文就不贴链接了,有意者可戳“青春作伴好还乡”tag或者头像

*[1]那里是原著x我只是想刷个双花orz

*论微草和蓝雨的纠结有多深x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避雷注意,ooc

—————————————————————————

短暂的夏休期过,荣耀联盟第十二赛季正式打响。这次的夏季转会依旧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某几家小战队做出了细微调整,豪门战队配置基本维持原状,就连大家以为在赢得国内首次冠军后就会功成身退的张佳乐,都在发布会上引用了他们队长的经典语录“一如既往”。

那么第十二赛季若说有什么改变的话,便是你拿到了第一次的上场机会。

是的,去年你坐了整整一个赛季的板凳,从来没有上过场。蓝雨在常规赛第一轮抽到的对手是昭华,团队赛中由你代替宋晓出战,最终比分以毫无悬念的10:0告终。

你就像是一款获得专利的发明,在经过漫长时间后终于被投入使用造福社会,发明者喻文州。

不过你明白蓝雨团灭昭华和你没有直接关系,而且赛后你和宋晓开过玩笑,如果上场的不是你而是他的话,蓝雨的表现一定值12分而不是10分。

有人认为喻文州派你出阵的原因只在昭华是小战队,蓝雨面对他们不会有输赢上的压力,而后来的事实证明并非如此。你就同所有蓝雨队员一样,有着稳定的上场率,虽然次数不多。

就这样,荣耀联盟的比赛像任何没有特殊事件(比如千机伞和君莫笑)的往年那样进行着。

那日喻文州正在和技术部的人员讨论,近期蓝雨的银武都需面临一次大升级,此次技术部来就是拿测评的结果数据询问队长意见的。传闻心有灵犀,喻文州趁翻页的功夫下意识抬头,便瞥见你躲在门口,摸摸索索地探出半个身体看他,似乎还已经看了有一会。

你见喻文州发现了你,也就不继续躲着藏着,走出来时满脸都写着“我有事找”。

“没去休息吗?”知道你下午没有训练,喻文州问道,可你依旧沉默,既不点头也不摇头。

好像事情有点复杂。喻文州看向技术部的人员,那位在蓝雨技术部算是大龄工作者了,平时为人和蔼,面对喻文州征询的目光时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具体调整等开过会后再决定,辛苦大家了。”喻文州把资料收好站起来,完全没避讳你,反正账号的任何变动最后总要告诉队员的,不存在剧透不剧透的问题。

“怎么了?”喻文州微笑,抬手抚了下你的头发,自从上次在公园见过以后,他对你的亲昵举动比以前更多了些,虽然仅仅停留在此层面,但也足够让人动心了。

“喻文州,”可你现在完全没有心思考虑这些,“我的银武戒指好像不见了。”

“你有银武戒指吗?”喻文州吃惊不小。

喻文州知晓所有队员的装备情况,包括你的。据他所知,由于逝者如斯去年未投入使用,所以没有把全身都升级成银装,其中的戒指就只是网游顶级橙装。你有银戒,他竟然不知道?

“有,但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说,“我的银戒只有5级,而且属性只加精神,不能用的。”

“是你自己做的吗?”喻文州轻轻把你拉过来坐,“你会做银武?”

面对他的问话你将头低下去,复又抬起来:“会做银武的人不是我,但是我有参与。”

喻文州沉默,双手收拢于你的双肩处轻轻揉了揉,叹了口气:“到底怎么回事?”

“我可以告诉你,但别告诉其他人行吗?”你小心翼翼地问道,愁云密布,“求你了。”

“做银戒的人叫岁寒天阑,是我很久以前的搭档。”

很久以前这个词让喻文州心里一痛,他只好通过提问来转移注意力:“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网游里,她很早就在网游里出名了,只不过那时候用的账号不是岁寒天阑,叫叛逃者。岁寒天阑是后来她和我成立组合时,特地去注册的账号。我觉得她简直是位天才,不仅荣耀各方面的素质都非常高超,而且还会用装备编辑器,只是水平还赶不上技术部。我的银戒是我们组合一周年时她送给我的礼物,这已经是我们共同研发出最优秀的银装了。”

这正印证了荣耀中那句流传度很广的话:最强的装备一定是自制的,自制装备未必是最强的。喻文州知道你对精神属性的偏好,那个年代的网游玩家,能做出指定属性的5级银武,已经很了不起了。他默默赞许着,接着问道:“那你们后来怎么样了呢?”

你脸上显而易见的痛苦神色却转瞬即逝,你狠狠地闭了下眼,毕竟已经改掉了烦恼时蹙眉的习惯,其实你本还要下意识回避喻文州的目光的,但出于对他的尊重,你没有这样做:“我们的组合叫隐鬼仙,名字很奇怪是吗?她取的。谁是隐鬼谁是隐仙我想也很好猜吧。那时候正值我们组合的一周年,但那一年,也是我们组合的最后一年。忘了说,她是个魔道学者。”

“所以……”喻文州已经隐隐猜到了事情的发展走向。

有时你因内心挣扎而摇摆不定的眼神更让人心悸,你说:“是的我们拆伙了。她邀请我一起去微草发展,但我拒绝了她,我说我要去的是蓝雨。”

然后你就将岁墓天寒掰了,休息一年,重新练了逝者如斯参加蓝雨青训营。

别说是在网游,就算放在荣耀联盟,搭档的拆伙也是很常见的事情,也是身为职业选手所必须明白的道理。喻文州见你精神状态还好,便没说什么话来安慰你。

掰账号卡是很极端的举动,更何况还是跟索克萨尔有联系的卡,喻文州清楚,所以对于整个故事你必然还对他有所隐瞒,但是只要你不主动和他说,他永远不会来问。

他看得出你对这位前搭档的珍视。他很感谢你最终依然选择了蓝雨,选择了索克萨尔和他。

“那么你的银戒呢?怎么会不见的?”喻文州想起了你来找他的最初目的。

“我不知道啊我一直放在背包里,可能是这次账号升级的时候被技术部丢掉了。”

这个答案瞬间让喻文州不知所措。要知道负重是会影响角色移动速度的,虽说一个银戒的负重可以忽略不计,但你的逝者如斯好歹也是要参加全国性职业联赛的账号吧?就这样把一个不能用的银戒放在背包里,甚至还参加了好几个月本赛季的比赛,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如果这回技术部不帮你拿出来的话,你是不是还要让逝者如斯继续背下去?

这不是能够开玩笑的事情,可既然能忽略不计,喻文州也愿意宠着你:“这样吧,我去技术部帮你问问看,他们应该不会乱丢选手的东西。但如果拿回来了你要答应我,别再放到背包里了,可以放在仓库或别的什么地方,没有人会动的。”

“好好,你去帮我问问看,银戒的名字就叫叛逃者。”激动之余你拽了他的手过来握着。

喻文州一笑,拍拍你的手背以示安心,借着刚刚数据没讨论完的由头,起身去找技术部了。

喻文州走后,你放松了瘫到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全然没了刚才的精神,满满的都是惆怅。

怎么能够不惆怅呢?这位前任搭档对你的重要性无法说尽,不管再过多少年,你都不可能忘。

因为那个人在你人生最杂乱无章的时刻,说出了那句能让任何玩家为之一振的话。

“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1]

TBC

—————————————————————————

开启了新的支线副本我很开心~你们开心吗?

越来越发觉女主是个好女孩

但本章是次很无聊的揭秘版更新orz我发觉我似乎有点卡文?

下次更新想跳票去写个叶神短篇!CP保密!

评论(17)
热度(23)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