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男神x你]青春作伴好还乡Chapter26

*前面的文就不贴链接了,有意者可戳“青春作伴好还乡”tag或者头像

*真的是好搞啊累感不爱orz

*你们觉得小卢被收买了吗?串通好的嘛?

*听说兴欣网吧的wifi结界只限于网吧范围内,多跨出去一步都连不上的x

*叶神说的那句话我这是用了第三遍了【望天,不管是重说三还是事不过三总之是不能再用了orz拜托大家监督我x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避雷注意,ooc

—————————————————————————

喻文州突然被你问得莫名其妙。这句话哪里不对,但明显你是按照逻辑一层层问下来的。并且他刚刚还觉得你是难过的,这句话却被你问出了喜剧的效果。

问为什么不想结婚的人很多,可从来没碰到过问为什么要结婚的。大概人们普遍认为结婚是社会主流意识形态,所以无需讨论。如某次联盟内部聚会上叶修说的,我们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凡是合情合理的东西,就会有强大的生命力。

那么面前的情况该怎么办呢?喻文州觉得现在和你讨论结婚的问题真心太早了。否则你们就像是跳过了所有的恋爱步骤,直接步入先结婚后恋爱的模式。

不,别说未来有没有机会讨论这个问题,恐怕现阶段连恋爱都不会有的。

喻文州看向你,有点失笑:“这种问题哪有为什么?这不是几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

诚然有家里近两年催得紧的因素在,但这种事情,喻文州向来遵从自己的本心。他只希望你不要深究,万一不得不把家庭因素搬出来压你一头,他在你这里的好感度估计就荡然无存了。

说得好像真是这个原因,你就会答应他一样。你又不是慈善家,慈善家也没这样做慈善的。

“你不用真的回答我,”你看着喻文州的眼睛,摆了摆手,“我其实是想问,你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应该为将来结婚打算了,才必须要找个人开始谈恋爱的吗?”

“不是。喻文州回答。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你轻轻地说完后离开,关上门前又透过门缝看了喻文州一眼。

蓝雨即将迎来季后赛的半决赛第一轮,随着四强名单的确定,蓝雨的训练节奏转入宽简舒缓,只等待最后发起冲锋的号角声响彻天际,所以最近公共休息室里的固定人员也开始多了起来。卢瀚文小朋友在这关键时刻依旧没心没肺,经常来找你这个不用上场的玩。

“你别总自己待在房间里呀,走,我们去外面坐坐。”说着卢瀚文伸手就来拽你。

你坐着椅子没起,手上用劲反将卢瀚文给拖住了:“小卢你等等,我有事情要问你。”

卢瀚文眨着眼睛不明所以,你迟疑了下,开口问道:“队长,他看起来心理素质挺好的,那他容不容易被外界情绪影响?我是说,在这种季后赛的关键时候,会因为情绪影响比赛吗?”

卢瀚文吃惊得张大了嘴。你适时地拍拍他肩膀:“你是不会被影响的,我知道。”

“不是啊姐,你可以对我没信心不可以对队长没信心啊,你觉得我们队长是会被那种事情影响的人吗?你突然问这个,难道你最近跟他说了什么?”卢瀚文絮絮叨叨,无辜地望着你。

“没。”小孩子的眼神太诚恳,你边心虚地说着边回避他的目光。

卢瀚文故作老成地叹了口气:“诶,你们俩的事情我是真不懂,但是姐,如果你真的担心队长的话,你去说两句话鼓励鼓励他也好啊。”接着他还没等你反应,便将你一把拖了起来。

卢瀚文拽着你的手腕跌跌撞撞到休息室,喻文州正坐在角落里撑着头听其余人聊天,卢瀚文熟练地带你绕过所有的障碍物,把你往喻文州面前一推,大喊:“队长,姐她有话跟你说!”

我去。小卢你卖队友啊!你完全没要说的准备,只能朝喻文州摇头:“我不是我没有!”

喻文州多机敏的人,在你们俩之间看了看就知道肯定是没商量好,也不说破,只微笑着站起身,轻轻把卢瀚文往外面推:“那让你姐自己跟我说,别闹你姐。”

卢瀚文都快听话地走到门口了才想起来:“可是队长!我就是来帮她传话的,她说感谢你一直以来对她的照顾,会站在她的角度为她说话,希望你在半决赛的时候能够加油!”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极力无视喻文州仿佛在询问“是这样吗”的目光,结果回头糟糕地发现卢瀚文也期待地看着你,似乎是希望你再自己说些什么,只好顶着压力点头:“是这样,感谢队长在技术和生活方面的各种指教,甚至在节日的时候请我们看电影,队长关怀我们的同时又给予了我们最大限度放飞自我的空间,简直父爱如山啊不对恩重如山!”鞠躬。

卢瀚文恍然大悟状,真不知道是发自内心的还是在配合你演出:“莫非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意思吗!”说完竟然还响亮地拍起了巴掌。

初衷已经彻底被节奏带得看不出了。喻文州沉思了一会,道:“谢谢,回去玩吧。”

这句话仿佛是大赦天下的圣旨,你拉着卢瀚文瞬间冲出了公共休息室。

你把卢瀚文塞到他自己的房间里:“小卢你这是要干什么啊!我都想跟你打一架了好吗!”

卢瀚文很无谓地往床上一瘫:“好啊,自由场等级场还是修正场,姐我都听你的!”

你被卢瀚文噎住了,火气上来竟然真的想和他PK,正要让他把流云拿出来大家快意恩仇,他却突然撑着床坐起,露出愁眉苦脸的表情:“我说姐,你就真的那么讨厌队长吗?”

这回你彻底没能说出话来。如果这句话是由黄少天来问,或者蓝雨里其他随便谁来问,你都不会觉得那么震惊。偏偏是他卢瀚文,这会让你对他问这句话的意思心慌的。

“我没有讨厌他。”你无论如何想挣扎一下,把话题节奏带过来,“是他自己跟你说的吗?”

成年人的察言观色能力不容小觑,可如果连一个孩子都看出你不喜欢,这份厌弃该表现得何等露骨?到底是你言不由衷,还是你的相由心生?是真的没有不喜欢啊。

“队长怎么会跟我说这个。”卢瀚文的语气还是轻松的,却让你更加紧张和委屈,你们都沉默了片刻,他继续道,“真的不考虑接受队长吗?他看起来好像很喜欢你啊。”

你刚张了张口,卢瀚文突然跳过来捂住你的嘴:“别提索克萨尔!别拿账号卡当挡箭牌!姐你说你年纪都比我大,别让我鄙视你成吗?”

“但是我……”你用力地揉了下眼睛,“如果他还会提这件事情……”

“队长肯定会再来问你的。”卢瀚文坚定地点了点头,“应该就在这赛季结束的时候。”

荣耀联盟第十一赛季收官之战,霸图战队问鼎,霸图老将张佳乐也终于收获国内第一个冠军。

你得知这条消息后的不久正坐在兴欣网络会所里打荣耀,旁边的叶修一脸功成身退,叼着烟浏览荣耀论坛信息,刷到“蓝雨亚军”字样时敲敲你的桌面:“小同志下赛季继续努力啊。”

兴欣这赛季的发挥还算稳定,止步八强。你心说这赛季你都没有上场,努力也没地方施展。

心情不好,刚想再开一局竞技场虐菜,裤子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了,你掏出来一看,屏幕上喻文州三个字虽然没让你摔手机,但也差点让你条件反射地挂掉电话。

你还没忘决赛前在走廊里碰到他,你冲上去说了声“比赛加油”掉头就跑这件事。

手机还在嗡嗡嗡地响,坐你左手边的苏沐橙已经好奇地伸头过来,看见喻文州的名字时她很明显地笑了一下:“不接吗?没准是来抓你回去的呢。”

“连环夺命call啊。”叶修也跟着笑,娴熟地弹着烟灰,“没有手机就没这种烦恼。”

听到这话的陈果轻轻地哼了一记,魏琛抬头时正巧看见你握着手机起身。

“我还是接出去一下吧。”那边包荣兴已经帮你把卷闸门抬起来了一点,你猫着腰从底下钻过去,然而他又很快没心没肺地把门砰的一声放下了,瞬间隔绝两个世界。

“喂。”七月头上的蝉声异常聒噪,对面人的声音有点听不清楚,“你现在在哪里?”

“……杭州。”你尴尬地咳了一声,没敢说你躲来兴欣,直到对面试探着催促才肯说话。

但你想喻文州早就知道了,只听他在电话那头低低地笑:“跑那么远?明天能回来么?”

你顿了顿:“虽然我看过有航班,但时间好像有点紧,再过几天可以吗?”

“再过几天第二届世邀赛的集训开始,就见不着了。”喻文州道,“你要来北京看我?”

“那我就明天回去吧。”你彻底败在他含有笑意的尾音里,无奈扶额,想起他看不见。

“好,不过我明天不在队里,如果可以的话,后天早晨六点,就附近那个公园门口等你?”

六点啊,还真够早的。电话挂断之后,你着手开始订回程的机票,订完才发觉忘了什么事情。

你从来都会忘记连兴欣网络会所的wifi啊。

你如约甚至按照习惯提前五分钟到公园门口的时候,喻文州早站在那里等你了。

自你上次落荒而逃后就没见过他,现在见来竟然觉得恍如隔世,好在喻文州没有提那件事的打算,只微笑着说让你跟上,随后转身拐进了旁边的小路。

你边走边四下张望着,这时候的公园没人,你便自以为理解了喻文州选这个时间点的原因。

然而喻文州的行事风格是你能够猜到、却鲜少能够猜准的。

在那株凤凰木下,喻文州从口袋里抽出了张纸,打开展平。

那是一张写满字的书信纸。

TBC

—————————————————————————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们~大家七夕快乐w

这应该是我有史以来战线最长的感情线了,如果分卷的话,下章结束我们就要开启新卷轴啦w主线剧情并没有改变,支线剧情我们来谈谈更具荣耀专业性的东西bushi会刷点微草的存在感√

放在这章说是因为我要卡一卡你们!接下来我要码篇短篇和还点文,所以不会专注更这篇啦,当然你们可以用任何方式催更x因为我觉得接下来的剧情还是有期待值的,憋着不写我自己也很难受orz

最后感谢你们长久以来对我的支持,比心【给你们来个潇式鞠躬!

评论(18)
热度(26)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