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
男神x你||伞修||药庙||明羊
乐乐的点文只接HE
来自某永不撕毁的条约x
正宫青江w
喜欢所有的庄花w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x
最爱的职业是喻夫人w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男神x你]青春作伴好还乡Chapter25

*前面的文就不贴链接了,有意者可戳“青春作伴好还乡”tag或者头像

*少天你好懂啊。到底为什么会这么懂x

*如果要重现Titanic的桥段,文州会选择哪段……?

*文州他们会看杂志吗?会看Penthouse吗?

*小卢拜托帮忙通关的游戏……是俄罗斯方块吗?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避雷注意,ooc

—————————————————————————

索克萨尔走进森林腹地时,看到逝者如斯正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你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索克萨尔关切地说道。

他本想坐到逝者如斯身边,结果她在他动作前率先站了起来:“我的mas在为你的mas伤心。”

索克萨尔闻言一愣,颇无奈地笑:“mas是个很好的人,到底要怎样那位小姐才肯答应他呢。”

“你这样说mas,她会伤心的。”逝者如斯瞪圆了眼睛,“要知道她全是因为你呀。”

“好吧,”索克萨尔笑着服软,“其实现在的我和mas很像,执着过去,很容易忽略这点的。”

逝者如斯叹了口气:“mas是聪明人,想必心里早就清楚了吧。”

“敢爱敢恨,有时候人们就需要这样一份魄力。”索克萨尔轻轻揽过逝者如斯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怀里,柔声说道,“还好你不完全像她。”

语毕,逝者如斯立刻推开了他:“走开,你身上的貂热到我了。”

喻文州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三点。他鬼使神差地回了自己离俱乐部不远的家睡,以至于在自家床上睁开眼睛时出现了瞬间的恍惚,毕竟那种迷蒙的灰色调肯定不属于他俱乐部的寝室。

他抬手揉了揉眼睛,掀被子下床。他没有半夜喝水的习惯,但他觉得现在还是来点比较好。

还没到适合喝冷水的时节,喻文州要取的却是冰水。他打开冰箱门,明黄色的内置照明灯亮得他虚了虚眼睛,因为袭上来的困倦,拧矿泉水瓶盖的时候,指腹又不当心被磨了一下,擦到的地方有些发麻和疼,借着黄色的灯光看不清楚,但不用想那里肯定已经微微发红。直到冰凉清冽的液体刺激着喉咙灌下去,他才找回了点冷静的感觉。

刚才做的并不是噩梦,自然而然不会后怕,只觉得这个梦好没道理啊。

自己被你拒绝就算了,索克萨尔终归是你的男神了吧?结果被你的逝者如斯嫌弃。

按照逝者如斯的捏脸数据来推算,喻文州一直觉得她是个恬静的姑娘,没想到是这样的吗?

他似乎能想象出主厨逝者举臂高呼“mas万岁”、“mas最美”、“mas什么都是对的”的样子。

大概是想你想疯了吧。喻文州关上冰箱门,一片漆黑中在上面靠了一会。冰箱门上显示的电子时钟无声地往前跳了一格数字。喻文州盘算着,离和你见面还有四个多小时。

早晨准时出现在训练室的你面不改色,唯一区别只在于你是踩着点走进来的,那时候大家差不多都已经在了。喻文州知道这是为了避免尴尬,毕竟他给自己回家睡觉找了同样的理由。

喻文州希望你今天的训练不要出错,这样他就没有非得和你说话的必要。倒不是他想打退堂鼓,而是你对他的飘忽不定,经过昨天的刺激和一整晚的斟酌,不知道又演变成了什么样子。

可是今天的蓝雨战队商量好般地集体给他添乱,几乎每个人的操作都有奇怪的地方,尤其是你和卢瀚文在团队战里一打配合,根本没人看得出你俩想干什么。

喻文州不得不走到每个人的桌前纠错。按照座位排布,他指点完卢瀚文就该轮到你的,结果他径直从你的座椅后面走过,来到了郑轩面前,搞得以为还有时间缓缓的郑轩很是懵逼。

徐景熙,宋晓,甚至难得犯错率最低的李远(因为别人打得更不好),都被他耳提面命了一番。时间或长或短,剩下只有你没被他说过,喻文州悄悄地深吸口气,觉得肯定要混不过去了,盼望训练快点结束的他瞥了眼墙上的挂钟,指向十一点半的两根针令他瞬间雀跃了一下。

他轻轻拍了两下手:“大家先去休息吧,剩下的问题我们下午再说。”

午休有大约一个半小时,喻文州吃过午饭后就坐在公共休息室里,心里没指名道姓地要等谁,只是随便坐坐。过了一会,黄少天蹑手蹑脚地摸进来,还把休息室的门带上了。

“我说队长,你是不是和潇妹子吵架了?”黄少天坐到喻文州隔壁,凑近了小声问道。

喻文州看着他,微笑反问:“你觉得我们吵得起来么?”

“诶这个可很难说啊。”黄少天神色一凛,“队长你别看潇妹子这样,生气起来还是很麻烦的!新人嘛上回我们带她玩真心话大冒险,明明她自己选的大冒险的!我们想让她找你重现下《给朱丽叶的信》的经典桥段,她一下就跳起来了!之后好几天都没理我。你看明明主意是我们一起出的为什么她只针对我啊!所以我不是怕队长你为难她而是怕她分分钟跟你翻脸啊!”

喻文州心说你们竟然还偷偷带她玩真心话大冒险,我怎么不知道。想起那部早些年看过的浪漫爱情电影,他咳了一声:“少天你放心,我们没有吵架。而且……这次确实是我为难她了。”

黄少天听完瞪了眼睛:“我去你对她做了什么啊!队长你可千万别吓我啊!”

“没,不是你想的那样。”喻文州说,“是她告诉我,她有喜欢的人了。”

“啥!”黄少天茫然,反应了下后突然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套路啊!队长我跟你说这绝对是潇妹子的套路!她套路好深!先说她有喜欢的人了,然后告诉你她喜欢的人就是你给你一个大惊喜!她有没有说她喜欢的人具体是谁?是不是你啊!”

喻文州犹豫了。索克萨尔,这说的究竟算不算是他呢?

他的片刻犹豫没有逃过联盟中机会主义者的眼睛,更何况这位机会主义者还是他的搭档,黄少天丢下一句“我帮你去问她”,接着就风一般地刮出了公共休息室。

喻文州站起来,弯腰把他刚刚想跳过去却还是踢倒了的废纸篓扶起来,叹了口气。

黄少天敲门的时候你正抱着个老款的NDS打游戏:“潇妹子你在不在?我进来了啊?诶我说你个女孩子怎么都不知道锁门的呢?这样不安全你知不知道?”

高分贝轰炸让你下意识手一抖,幸好这局顺利通关了,你施施然笑着把NDS收起来:“这不是知道你要过来,特地给你留的门嘛。”

“别以为我不知道啊,”黄少天皱着眉,“NDS小卢的吧?他也让我帮他通关来着,这东西已经快在蓝雨辗转个遍了,我看你这门不是给我留的,多半是等他来找你的时候给他留的。”

“所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你不想继续纠结在游戏机上,摸摸鼻子直接转换了话题。

“哦对差点忘了,我找你是想问,潇妹子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啊!”

竟然比我还直接。你险些抽住了眼角。不用解释,黄少天来找肯定和喻文州脱不开干系。

你虽然有点郁闷,但还是诚实地回答了黄少天的问题:“索克萨尔。”

但在你说出“索克”两字的时候,黄少天已经一溜烟地出了你房间,还顺手帮你把门砰上了。

“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成了成了啊!”黄少天气势汹汹地杀回到公共休息室。

喻文州放下刚刚随手拿起来的读物,抬头看着黄少天:“什么成了?”

“我问出潇妹子喜欢的人到底是谁了啊!”黄少天喊道。

喻文州把杂志投进了白色的塑料筐里:“她是不是说索克萨尔了?”

“对啊!索克萨尔!那她不就是喜欢你的意思吗!”

“不是这样的,少天。”喻文州苦笑,“她喜欢的是索克萨尔,不是我。”

黄少天还想争辩些什么,发现喻文州的目光移向了门口方向,瞬间噤了声,回头发现你果然站在了门口,哭丧着脸一点声音都没有的。

他咽口唾沫,举起了双手道:“没事……没事,我出去,你们聊,你们聊。”

你没给黄少天让路,他只好侧着身体挤出去,顺便又帮你带了一次门,贴心得让你想哭。

你难过地往前走了几步,在一个你觉得合适的距离停下了:“你为什么老追着我啊?”

喻文州浅笑着摊了摊手:“因为特别想找你谈场恋爱啊。”

“你为什么想要谈恋爱?”你更加难过了。

“我年纪也不小了,总要谈恋爱结婚吧。”喻文州无奈地说。

你真的觉得你快要哭出来了:“那你为什么要结婚啊!”

TBC





彩蛋:

喻:能不能别执着于索克?他是虚拟的。

我:你也是虚拟的。

—————————————————————————

日常想弃坑放弃感情线x但是这俩人的感情线好有趣啊舍不得放弃orz

有没有愿意陪我站索克x逝者的【划掉orz逝者x女主也可以!【举手

在上章的评论区看到了很多神评论2333笑cry那时候我这章已经开始码了但还没码完,好多事情都得不到解答好捉急呀qwq这篇的大纲基本定了,我难得有写得那么清楚的大纲QAQ不过具体情节会根据大家的意见调整的!

所以开头的问题有没有小天使回答hhhhhhh

别打我,看到彩蛋也不要打我!我不是这么想的!这只是个彩蛋QAQ

评论(7)
热度(20)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