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男神x你]青春作伴好还乡Chapter20

*前面的文就不贴链接了,有意者可戳“青春作伴好还乡”tag或者头像

*剧毒之物百尺之内必有解药,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by杰希大神

*少天暂时没有助攻,毕竟他都没意识到的助攻,肯定就不算助攻bushi

*小卢其实是位优秀的辅助x我觉得他后期的助攻可以超神bushi

*你们这么玩,是真不知道公共休息室有监控探头吗?

*全程很尬,随便摸鱼的产物,不要找我谈人生【捂脸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避雷注意,ooc

—————————————————————————

“有你这么教育瀚文的吗。”喻文州推了休息室的门进来,手上托着个白罐子,语气无奈。

你见状放开卢瀚文的手,主动回避刚才的话题,卢瀚文扭头惊讶道:“队长你怎么来了呀!”

喻文州走到你和卢瀚文面前停下来:“少天说下午和你打的时候,你的手速好像没有进入状态过,我担心是不是你的手出了问题。”

“啊!”卢瀚文叫了一声,一把将你抽回来的手握住,紧张地看着你,“姐你的手受伤了吗?”

你对黄少天告你黑状痛心疾首,你猛然醒悟除了剑圣妖刀外,他还有个身份是蓝雨副队长。

“我来给她看看吧。”喻文州无视你的摇头,不动声色地看你和卢瀚文一眼,往前挪了两步。

短暂的沉默。你拍拍卢瀚文的手背:“小卢你先回去好了,等会如果结束得早,我去找你玩。”

卢瀚文只好抱着书跑了。你看着喻文州在卢瀚文刚才的座位坐下,觉得今晚怕是早不了的。

你又看着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把罐子放在桌上,开口问道:“所以……你是有话要对我说吗?”

“没啊。”喻文州声音温温和和的,“我真的是来给你看手的。来,手伸给我。”

然而你还没来得及动作,喻文州便直接将你的右手拿了过去,那直接的做派有点像卢瀚文的。

你有点不安:“那个,我的手没出任何问题……”

话的尾音还没来得及收,喻文州突然捏在了你的指根处。

“我说……”这动作让你更加地不自在,“就算有问题,也还是去医务室比较好吧。”

你手上稍加用力,喻文州却没能让你把手抽回来。

喻文州握着你的手不放:“久病成医,职业选手谁不对手伤颇有心得?不能总麻烦医务室。”

说得倒是有理。你思考该怎么反驳喻文州的空隙,他的手指已经从你的指根处移开,顺着你的手指一路用力摩挲下去,直到堪堪拢住你的指尖。

“手指很僵硬啊。”喻文州道,这真相对你这个职业选手来说着实丢人,毕竟职业级们敲击键盘的手指普遍都是灵巧的,你当即就想捂脸,好在喻文州的关注点不停留在这上面,倒是轻轻地笑,“不过不是很严重的事,我从医务室借来的东西也就用不上了。”

说完他示意桌上的白罐子。你料想里面应该是些绷带什么的,又没法说僵硬有一半是因为喻文州的原因,所以肯定用不上,只好听他继续说下去。

“如果以后实在要去医务室,记得先来找我。”喻文州提到医务室时,无可奈何地笑。

医务室的当班医生是个年轻人,比喻文州没大几岁,说是受了蓝雨的单身DEBUFF影响,至今还没找到女朋友。你来蓝雨以后,每次见到喻文州都要拽着他跟他说,让你有什么小毛小病的就去医务室,千万不要客气。还说正在备考心理咨询师的证,欢迎你常去医务室坐坐。

喻文州能放你去吗?当然不行。就这罐子里的东西还是喻文州趁他清理药品忙得不可开交,说自己用才借来的。你不知道喻文州心里想的这些事,只略带茫然地点头。

喻文州把视线移回你手上:“手操郑轩教你了吗?”

“没有诶。”你摇摇头,补充道,“景熙他们也没有。”

“没关系,明天我再提醒他去。”喻文州说,“今天就先活动下关节,明天别还那么累就好。”

然而喻文州说的关节活动,似乎和你想象得很不一样。

“这里,”喻文州重新捏上你的指根,要你说,这个动作真的有些过于亲切了,“往后扳一点。”

你停顿。这个动作从小学就有人让你做过,结果一点都不理想。

喻文州看你不动,便温和地说:“稍微按一按就好。”

你不是太懂这样的按到底该属于什么范畴,好在值得庆幸的是,这个动作喻文州打算让你自己来做,所以暂时放开了你。你想他说的不是女孩子常用来展示自己手有多柔弱无骨的柔韧把戏,可正因如此,你对你要做到何等程度就更模糊了。

在喻文州的注视下完成自己根本不懂的事情,你觉得最为困难。应该说任何人盯着你做不懂的事情,你都会感到无所适从的。而你解决这类问题的办法,通常就是沉默后的试着做一做。

但是你本来就没有任何不适,按不出任何东西不是吗?手操在你眼里也不是好玩的事情。

尽管喻文州的耐性向来极好,也没法让他继续等待,你似乎是有些战战兢兢把将另一只手搭上去,复制脑海里臆想出来的示范动作,将除拇指外的四指往后伸展着。

“太用力了。”喻文州忽然道,声音清浅,“你先松开一下。”

你如释重负般照做了,然而接下来的事几近令你呼吸停滞。他说:“这样轻就可以。”

没有任何预兆的,喻文州将他的手指穿过你的指间,然后牢牢地扣了下去。

你确定你受到了惊吓。十指相扣啊,喻文州的触碰温柔,却有种不容拒绝的力道。

但你没有要挣开他的想法,而是慢慢地与他视线交汇:“我有些问题想问你。”

喻文州的眼睛含笑:“你说。”

“我记得宋晓是第五赛季出道的?景熙是第七赛季吧?他们刚出道也遇到过手伤问题吗?”

“好像没有,不过身为队长,能关心还是关心一下。”喻文州道。

“所以……”你一字一顿地说,“你都是以这种方式关心的吗?”

“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也用这种方式关心过小卢吗?”你说。

“……时间不早了,你要找瀚文就快去吧,别玩太晚。”

TBC

—————————————————————————

总算把这个场景写掉了QAQ但是真的好惨啊,我的感情线就是这么尬x

不是我懒orz是女主这段真的对文州没感觉,但我总不能告诉你们她没感觉吧orz否则后面好打脸qwq我觉得她也是蛮厉害的x

杰希大神那句话是离去之原里的,我觉得迷之有理x我就喜欢棋逢对手w

自我感觉后面剧情还挺有意思?但因为下章要讨论的事情跟这段没关系,不能接着写否则就不好断章,所以最近两章字数略少【土下座

最近碰到了件喜事,嘛说不上特别开心也不方便公众分享,但大家知道我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开心的就好w

评论(14)
热度(34)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