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生贺]星轮塔

*脑洞来自微博梗,内容纯属虚构,请勿当真,HP设定有,侵删歉

*这个脑洞真的没有逻辑也相当不靠谱啊QAQ我写脑洞真是写哪个毁哪个x

*杰希大神生日快乐,你永远是我见过的最好的魔术师

*没啥寓意的,如果算的话就是不要轻易喝别人给的茶,杰希大神也不行x

*写生贺惯例的第一人称,可以当第二人称看啦,没影响的w

*女主没名字!露丝是我借了泰坦尼克号的梗,不要说女主有名字x

*私设如山,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放心是HE【拍肩

—————————————————————————

我需要将手头的这份会议纪要赶出来。

这着实是我今天最紧急的事情。老板的通知是在凌晨发过来的,但我偏偏在早晨选择了睡觉,而不是在老板规定我的工作时间前起床。我最近才把属于这时代古董的无线键盘淘汰掉,绿色的投影键盘在我的棕色办公桌上显得酷炫极了,但明显这种键程过短的高科技并不适合我,总是摁到不该摁的键使我的工作效率大大降低,同时也让我盯着计算机屏幕的时间延长。

从公司新领到的眼镜对视力的保护性能有所提升,但如果它不会在镜片上直接投影出老板的催债信息就更完美了,所以它的别的新功能更值得赞扬些。比如仅凭眼镜腿和人体皮肤接触的面积,它就能测量出我们身体的各项指标。老板躺在眼镜的好友列表里,我揿了两下眼镜腿上的某个按钮,它立刻就帮我用百分比换算好了他的饥饿指数,并用白色四号宋体字弹在了右边镜片的上方,我很庆幸现在离他说的“午餐前交”的死线还有相当充裕的时间。

但根据我以往的经验来看,我从来没觉得死线给的时间宽裕过。我端起倒有柠檬水的骨瓷马克杯喝了一口后,杯里的液体立刻降到了水位线以下,马克杯底部生出四枚银色金属制的尖角,将马克杯撑了起来,然后四角开始摆动,马克杯便晃晃悠悠地挪向了饮水机的方向。我停下手中的工作,看着这个研究员说是参考蜘蛛、而我觉得是参考乌龟的发明。

所以你要怎么从我的桌上跳下去、然后爬到饮水机的接水口下啊老兄!

我只能亲自去把它拿过来接水,顺便把它晃动时溅出来的水擦干。我没有苛责我们研究员的意思,毕竟我自己的发明也不怎么样。家里的扫描仪坏了,我不得不把文件签好字再给他发过去。我的廉价透明钢笔的尾部被我拆了,接了根同样透明的管子,直伸到墨水瓶里。这种利用虹吸原理半路出家的发明是我的极限,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它既不实用,颜值也低得一逼。

这些都是无端增加我工作量的事情,但麻烦程度还比不上处理我每天都能收到的垃圾邮件。

“会议纪要我收到了。”老板终于露面和我视频通话道,“你对那些爬山虎是怎么看的?”

我不喜欢在会议上参与发言,除非内容和我息息相关,所以我总给人一种我在会上很闲的感觉,于是每次的会议纪要任务都落到我头上。老板突然问起我自己的想法,使我受宠若惊。

同时我也小小无语了一下。老板那些不是爬山虎好不好啊。

我们公司附近有家建筑工地刚打完地基,次日过来发觉整个地基表面覆了一层绿油油的藤蔓。工人们用尽所有办法,包括化学药剂,这些藤蔓就是岿然不动,反而长得更厚了。

我们公司近水楼台,将他们的委托接了下来。虽然老板最初的反应是这样的:“墓碑吞噬者!”

老板你植物大战僵尸玩多了吧!请你不要再评论了去看好你家带泳池的后花园好吗!

当然老板也很快发觉他错了,因为墓碑吞噬者是把地基往下吃,这些藤蔓却是在往上生长。

它们每天平均生长三米,差不多就是一层楼的高度。每天都有科学爱好者来实地观测,结果没有任何发现,最后他们都放弃了。这件事情曾经上过新闻的头版头条,但现在基本无人问津,具体参照某架失联至今的飞机。只有我们公司还把这件事讨论到现在,简直丢人。

“我看过那些科学小朋友们的资料,”我最终选择认真回答老板的问题,“建筑工地所处的位置曾经发生过地下核爆炸,存在放射性核元素,或许还有地下水倒灌形成地下河。植物生长的条件都具备,至于它为什么会长成脱离目前生物学认知的样子,可能是放射性元素所致。”

“嗯。”老板似乎不想对这个问题多谈,“你吃午饭了吗?如果没吃的话什么时候方便?”

我更加受宠若惊地说:“您看我现在不在公司工作,现在赶过去肯定会耽误您的用餐时间……”

“你是不是误会了啥?我是想让你等会去工地看看,省的你又用没吃饭来搪塞我。”老板说。

果然抱有他的脑回路正常的幻想是错误的!我边点头边怒切断了视频通话。

我理所当然地把这项工作拖到了晚上,而这处地方,也确实适合在晚上去。

整个建筑工地都被铁丝网围住了,挂有“闲人免进”的牌子。牌子已经歪了,我觉得绕着铁丝网走一圈,应该能发现不少科学家刨出来的狗洞。我用公司发的钥匙开了锁,往里走的这段路,脸上微痒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我想这里可能已经存在了个磁场。

今晚的天气不错,我关掉手机里自带的手电筒功能,也没把我那个长得很像孔明灯的悬浮照明器放出来,毕竟在未知磁场里继续使用这些是不明智的,就借着星光仰头打量这堆藤蔓。

难怪大家会把它们称作爬山虎。它们似乎就是经常能在墙上看见的那种藤蔓,藤条挺细,却互相缠绕在一起,把地基包了进去,代替钢筋水泥铸成高高的牢不可破的墙壁。它们在夜里显得黑黝黝的,缺少绿色的植物总让人不舒服。我看过航拍器传送回来的画面,它们的高度已经超过了迪拜塔成为了世界之最,就像扎在地球心脏上的一根刺,朝里注射着绿色的毒液。

好像每次异象都伴随人们对世界末日的祷告。我想起最近街上越来越多的教徒,有点头痛。

我在口袋里摸了摸,掏出来根很像水笔的东西,我把拇指按上它圈划出的那片区域,笔头部分瞬间打出了一小截红色的激光。我拎起一根比较松动的藤条,用手上这把激光刀割断了它。

藤条很快自动对接了。之前就有所耳闻,所以我不惊讶。我退开两步,举起激光刀用力砍下。

我要砍的是一条很长的划痕。但在我还未砍到底的时候,先前砍的部分已经自动愈合,速度快得就像在追赶我的刀。我仅仅因为这迟疑了片刻,就连激光刀的刀刃都被封在纠缠的藤蔓里了。我松开拇指激光收回,刀身才掉在地上,同时那处藤蔓耀武扬威般地合拢起来。

我这下彻底明白为何这东西是除不掉的。恐怕工程队已经有很多东西被封在了里面。

它的再生能力超过了世界上的所有生物,不,大概超出了生物的范畴,简直就像……魔法。

这堆藤蔓的上部突然传来“咕咕”两声,我顾不得此处还有磁场的危险,朝天一挥手,我的折叠式孔明灯立刻盘旋着在空中展开,直线向上飞去。

我将薄片般的遥控器捏在手里,缓缓转动圆盘来调控它的方向。但是很遗憾,我已经把光源的亮度调到最高,使它已经看起来不像孔明灯,而是刺眼的光球,我仍旧没看到那是什么。

我意识到今晚我不能再在这里停留了,于是迅速让孔明灯飞在我前面,跑着离开了工地。

踏进公寓后我安心不少,可我还没从神经紧张的状态中出来太久,我就听到有东西在敲我的窗户。是书房的那扇,确定了这点并悄悄摸过去,我在窗外看到了一只白色的猫头鹰。

我想那是一只在这个时代已经灭绝、后来靠基因复制工程才重新出现的雪鸮。我打开窗户把它放进来,它跳到我的办公桌上,很乖地把衔在嘴里的那封信放下了。

信的封口用了殷红的火漆,我小心翼翼地将它揭开,发现信纸是米黄色的道林纸。内容如下:

我亲爱的小姐:

给你送信的孩子非常可靠,所以我确定这封信能交到你手里,但愿它有礼貌待人,不至于招你反感从而把它和信都扔出去。我原本也想用更普通的方法和你取得联系,但是我连续给你发送了好几个月的电子邮件,系统却一次也没告诉我你已读过,不得已我派出了我的信使,希望这次你能看在它如此可爱的份上,把这份信看完吧。你对你们公司附近的那处工地不陌生吧?我想或许你还会在夜晚过去看看?没错,就是地基长满了藤蔓的那个。那是我做的。你肯定有许多问题想要问我,如果方便的话请你于明晚十二点到工地来,我也正迫切地想要见到你。附:打扰到你睡觉我很抱歉,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在我这里补眠。

      世纪末的魔术师

中二气息爆表的落款让我移不开眼睛。“世纪末”这三个字可真令人担忧呐……

我不懂这里的“世纪末”想表达什么。按照人类目前通用的万年历,百年才会进行世纪的更替,我们现在还远没有到达百年。那如果我们处在验证“世界末日说”的时刻呢?这位来自宇宙的魔术师是否要开创新纪元?我没法再往下想。

我一手薅着那只雪鸮的毛,感叹着确实挺可爱的,一边去我的邮箱里翻删除记录的历史。

除掉各种培训机构和保险公司给我的垃圾,我筛选出了一位坚持每天给我发邮件的联系人。

所以到底是谁的错……你用“O_O”作为联系人姓名……你觉得我会把这种邮件打开么?

“好啦,我会去的。”我用手心蹭着雪鸮的脑袋。毕竟它那么可爱根本不舍得拒绝它啊!

雪鸮的主人似乎对我会赴约深信不疑,因为他将雪鸮留在了我家,并没有要求它带回音过去。

我觉得雪鸮的主人是个精明的人,因为这一天来这只雪鸮看我吃什么它就吃什么,每次都要分去我的口粮。估计是他觉得难养,让我帮他分担一天就很开心。所以我决定在赴约的时候把它送回去,不能看它可爱就擅自留下来,否则迟早我连我自己都养不起。

雪鸮飞得太快,我没法让它给我开路,于是将它抱在怀里,把我的孔明灯放在前面。这种高科技产品似乎对雪鸮毫无吸引力,它窝在我的怀里,没过多久便闭上眼睛开始假寐。

我像前夜那般进入到工地里,走到藤蔓下面的时候,雪鸮睁开眼睛,从我的怀中飞了出去。

它飞到某个看起来像是特定的位置,因为我觉得这些藤蔓哪里都一样,在空中停留片刻,那处的藤蔓便渐渐朝两边蜷缩,露出一扇棕褐色的门。门吱呀着朝内打开,雪鸮立刻飞了进去。

我盯着黑洞洞的门内,觉得此刻紧跟雪白的信使才是明智之举。穿过门口那片黑暗有类似空间转换的感觉,而事实是我的确到了新的空间,这个新空间还让我特别想打人。

四周的墙壁已经用涂料粉刷好了,在一排燃着明火的壁灯下透出暖融融的光泽。中央的旋转楼梯扶手有新潮的黑色镂空花纹,中间宽裕得估计能让三四个消防员同时使用滑竿到底。

这是都给装修好了啊!我在心底疯狂吐槽的时候,雪鸮已经从中间那个空洞飞上去了。

我本能地跟上它,却在走到二楼后发现,二楼的陈设和一楼是完全相同的。

该不会……这里所有的楼层都一模一样又毫无用途,而那个人在顶楼等我吧?

如果是这样我就回去了。毕竟迪拜塔还有电梯呢。我尝试走到三楼,得到的答案令我绝望。

就在我纠结要不要打道回府的时候,面前的空间突然扭曲起来,伴随着仿佛高压引起的爆响,一个戴着白色尖顶魔术帽的男人原地旋转着出现,帽子上的流苏随着他的站定晃了几晃。

他转向我这里:“你在底层等我就好,不用特地走上来,它没有告诉你吗?”

我反应过来“它”指的是那只雪鸮。但你为什么觉得我能和猫头鹰交流啊!我被他非比寻常的亮相吓了一跳,冷静以后慢慢地将视线往上移,打量他魔术帽下极有人格魅力的那张脸。

“o_O”好的我知道为什么你的ID是那样了!其实你长得挺帅的不用在意这点小事情!真的!

“你好,杰克先生。”我很快调整完心情,边问候着边朝他欠了欠身。

“你好露丝小姐,可惜我不是杰克,我叫杰希。”男人露出一个微笑后补充道,“王杰希。”

我同样报以微笑:“真的不是杰克吗?在地上扔了一颗魔豆,就长出了参天藤蔓的杰克。”

“很快你就会知道的。”王杰希说,“我们得先到顶楼去,坐我的灭绝星尘,没问题吧?”

我还没来得及问灭绝星尘是什么,王杰希扬了下手,一把酷炫的扫帚以极其粗暴的姿态破开墙壁冲了进来,虽然墙壁在它闯进来时溶成了扭曲的空间,但它上面仍旧挂了好几串叶子。

“怎么了?”王杰希跨坐上灭绝星尘后朝我伸出手,见我不动,柔声问道。

“你确定要坐这个?”我表情艰难地给王杰希比划,“我是说,以这样的姿势坐木棍有点……”

“……”王杰希沉默,“你可以横过来坐,记得抱紧我的腰就好。”

我没办法推脱。灭绝星尘此时已经载着王杰希悬浮起来,我小心翼翼地坐到王杰希身后,注意不压着他的斗篷,深呼吸了几口,然后抬手环住他的腰。

“你想从里面走还是外面?”王杰希回头问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的笑意好像变深了?

“呃,外面吧。”我很怕他直接从中间的洞垂直飞上去,比起这个,沾点叶子的代价太轻了。

王杰希点了点头,灭绝星尘在他的操控下飞行起来,刚才的那扇门自动打开,门外的藤蔓也自觉卷曲起来给我们让出了道。王杰希没带我们飞太快,只是徐徐地绕着藤蔓盘旋,并不会感到头晕,但今夜的风很凉,吹得王杰希皮革制的斗篷呼啦啦地响。

“你为什么要造这堆藤蔓出来?”我问。

“坐标。”王杰希道,“如你所见,它们筑起的是一座高塔,用来指引不久后流星的陨落。”

“这不可能!”我震惊道,“人类目前的技术还无法控制流星陨落的地点,只能派出航天器在大气层外就将它击离轨道,即便是这样,结果仍是不可控的。”

“这是颗特别的流星。”王杰希说,“我要在它陨落地球时,保证落到没有人的地方。”

“那你为什么不让它落到荒山野岭?”我已经有些恼怒道,“这里可是市区的建筑工地!”

“因为这是离你最近的合格的地方。”王杰希突然让灭绝星尘停下了,此时你们已经到达塔顶上空,“这种流星每两千年才经过地球,上次我见到你,差不多也是那么久以前的事。”

塔的顶部呈半球状,那里的藤蔓并没有在我们靠近后退开,王杰希好像只是捏着扫帚柄完成了个Z字抖动,我都没来得及担心会不会被他从扫帚上甩下去,我们已经进到了塔的顶层。

顶层意外的是我熟悉异常的地方。那里拥有最高倍数望远镜的天文馆,和漫天星斗的穹顶。

我不知道王杰希是如何在藤蔓遮蔽的情况下,还能让圆顶显示出我们的苍穹,而且就算是在天气最明朗的夜晚,这座已被光污染的城市天空都看不到如此多的星光。

“这里是绝佳的观星地点,如果你喜欢的话。”王杰希在灭绝星尘把我们放下后走到这个天文馆的一角,我留意到某个飘浮着的茶壶正往杯子里注入热腾腾的英国茶,角落里甚至还有自动编织着的毛线团,王杰希接过那个主动飞到他手边的杯子,“在这之前,要来杯茶么?”

“我觉得这样很没意思。”我面无表情地看着王杰希,“我不知道你是用了什么生长激素才能让这些藤蔓长成这样,也不确定消融的空间是否用的是3D投影技术,单就灭绝星尘的设计来看,和很久以前在世博会上展出的喷气背包原理相同。”

“你觉得我在玩高科技的把戏?”王杰希道,“说来也对,科技发展到一定高度看起来就像魔法。”我没想到他完全不生气,反而将热茶塞到我手里:“不过魔法是科技唯一拿它没办法的东西。我没想到你会那么崇尚科学和民主,毕竟上次见到你时,你还是个占星师。”王杰希将我领到房间里的另一个角落,那里放着个亮晶晶的盆,装满了无法形容的液体,或许称之为空间更恰当,神秘而又诱惑:“你朝这里面看看。”

我仅仅往盆前凑了凑,猝不及防地,王杰希扣住我的后脑将我一把按了进去。

我通过王杰希的视角有了一段相当奇幻的经历。场景变换得很乱,看不太清,只能辨认出当年我以占星为业,两军交战突降天火,大抵就是王杰希说的那颗特别的流星,天火偏于我方阵地,从而战败。占星师在燃烧坠落的流星下投江殉国,这将永远停留在王杰希的记忆里。

王杰希把我扶起来的时候我心累极了:“你就那么确定这是我么?”

“我把它称作第六感,但我想你更喜欢用科学来解释,比如流行至今的大爆炸理论。”王杰希道,“我身体里的一部分原子和你身体里的原子来自于同一个星球,这颗星球亿万年前已经死了,但是它的引力还在我们身边。[1]”所以遇到你是踏过无数星空的骨架。[2]

“这是我听过最浪漫的科学理论。”我沉默了几秒钟,“冒昧地问,你找我是为了什么呢?”

“只是想见见你罢了。”王杰希尽量轻描淡写地道,“现在见过了,也就好了。”王杰希的回答让我再说不出任何东西来,他叹了口气,肩膀提起来又放下去:“如果有机会,欢迎你来我们微草看看。现在时间还早,要在我这睡会儿吗?我可以在你的工作时间前把你送回去。”

“不用,想必你也知道,我在家里工作,时间对我来说并不苛刻。”我说。

紧接着我犯了今晚最大的错误。既然没有困意,我就不该喝王杰希放到我手里的茶。

“这颗流星掠过地球,也是我的星球最接近地球的时候。它的陨落,象征我的星球新纪元的开始。流星带走大片空气的刹那过去,对星轮塔的事情将一忘皆空。”这便是世纪末的意义。

“这只雪鸮送给你,毕竟它看起来也很喜欢你,它不是基因工程的复制品,而是真正的雪鸮。”

“我们死去时,不能保证可以再度化为星辰;如果人类的起点和终点都是星空,我们可能永远都无法踏上归途。但星星的死和我们的死,终将隔着亿万光年永恒地遥遥相望——因此星辰终究伴随我们由此至彼岸,人类永不孤独。[3]”

我是在公寓里醒来的,醒来时指上多了一枚戒指。一开始,世界上只有氢,恒星内部的聚变到铁为止,金、铂这样的重金属元素只能来自于超新星爆发这种宇宙中最绚丽的葬礼,也就是说,如果你送了女孩一枚铂金的戒指,她就戴上了一块星星的碎片。[4]

我不清楚这枚戒指是怎么来的,却也好像不急于弄明白。

直到老板那被我设置成消防警报的电话铃响起。我们普遍不用电话这种落伍的产品,除非对方现在不方便进行视频,或者在来不及对方接受视频通话邀请的时候。

我尽量令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充满活力:“BOSS早安,请问有什么吩咐吗?”

“你来公司帮我调查件急事,市面上脑洞最大的黑科技——今早来技术部进行交流指导的客户的交通工具。”他甚至没吐槽我为何这么早就醒了,“我看到了一把飞天扫帚。”

—————————————————————————

Thanks for reading~!

[1][2][3][4]改编自微博梗

那么从现在起,不止是在你的眼中才能看见星辰大海,就连靠近你都是在感受世界的起源,星宿的轮回。←微博梗里的这句话我也很喜欢,但是没法用啊似乎挺像女主对杰希大神的感觉。不得不说人类永不孤独这句太美了!

算是科技和魔法平衡的故事吧x毕竟升华不到环保主题x反正前面科技部分我是写嗨了x大家体会下这个时代的科技发展就好orz写的时候超级顺其自然感觉剧情不受我控制,结果……卧槽这是BE的节奏!生贺怎么可以BE呢!

所以看出结尾我是多么努力挣扎回来的吧x讲真如果女主没能和杰希大神在一起,我觉得她要和老板在一起了x那个研究员也可以x他们俩都可萌w

塔长出来的设定……因为我看了变形金刚5……我不是剧透不要打我!感觉确实没前四季好看x虽然仍有Bee的戏份让我甚是欣慰……但作为没有看过原著的电影党,我已经不太懂它想表达什么x让我最吃鲸的是它竟然还想拍6?!

孔明灯是不是很像剑三里执子之手的跟宠啊2333我超级喜欢万家灯火那个烟花,全是孔明灯!可惜玩到今天也没人愿意给我放QAQ

杰希大神如果读书我想应该是个化学生,可我偏偏让他讨论了物理x

写的时候还有点自动代入三体x但我当时怎么想的我给忘了orz

最后再说句杰希大神生日快乐吧w以及谢谢你们对我长久以来的支持【脱帽行礼

评论(23)
热度(64)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