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小周世界第一可爱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男神x你]Funeral 5.0 黑道paro

150粉点文第五弹 感谢点文

*又名Death Party

*谨慎处理文内情节,放心食用不会踩雷。

*对不起陶轩的画风我救不回来了QAQ

*这章写完我自己莫名觉得燃……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黑道paro其乐无穷,ooc

—————————————————————————

陶轩面对叶修的敬酒,没由来地感到心慌,他面上镇定地将手伸向旁边的酒盘:“哈,差点忘了,现在你是叶总了。叶总,今后合作愉快。”说完他将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舞会用的红酒是适合冰镇后再喝的Pinot Noir,温度偏低的液体滑入喉咙,将他的浮躁也压下去了些。

叶修没有喝哪怕一口的想法,他眯了眯眼睛,扬起一个微笑:“你觉得今后还能愉快得了?”

“叶修,你这是什么意思?”陶轩的语气保持着应有的礼貌,但他已经失去了喊叶修叶总的心情,“嘉世的根基深地位稳,你带着一个刚起来的组织,断掉嘉世这条路可不是明智之举。”

“当年你逼着我离开嘉世的时候,想过我还能起来么?”叶修说。

叶修此语一出,会场内部分不清楚实情的嘉宾们开始窃窃私语。

陶轩想要的是能够吞并别家的嘉世,但他害怕叶修的实力,所以在打破联盟条款的同时,逼走了叶修。这话听起来怎么样?你觉得真是弱气,甚至有点同情陶轩,若非别无他法,也不至于走这条路。而叶修,你疑惑他怎会是能被轻易逼走之人,按照传统的套路,结局大多是叶修接管陶轩的所有事务,将陶轩扫地出门才对,但离开的人却是他。

肯定有个中隐情。你偷偷去看喻文州,没从他的神色上发现什么特别的,会场中安静得诡异,没准还有看不见的无数双眼睛盯着这里,你根本没办法问他,只得继续把精力放在叶修身上。

“离开嘉世是你自己的选择,”陶轩渐渐有恼意上来,“只要不涉及违约,你大可赖着不走。”

“你和我谈违约的问题,合适吗?需不需要我提醒你,苏沐秋是怎么死的?”叶修笑了笑。

全场哗然。苏沐秋,正如张佳乐所说,知道的人很少。你趁着会场骚动的空档,给了喻文州一个询问的眼神。凭借蓝雨的信息网,喻文州能给你的答案和张佳乐告诉你的差不多,甚至感觉蓝雨给出的是更偏外行的版本,可见很多细节,是连喻文州都探查不到的。

提到苏沐秋的名字,陶轩的气焰有陡然的熄灭之势:“我以前就说过,那只是个意外。”

“那不是意外。”叶修淡淡地道,“如果他没有发现你想要破坏条款的秘密,他还会死吗?”

“当年嘉世派出去火拼的人员都是自愿的,苏沐秋他自己牺牲,凭什么说是我!”陶轩吼道。

“是,抢地盘的人选确实都是自愿选出来的,但是具体部署的方案,你却没让我看过。”水晶顶灯将光束切割得支离破碎,洒在叶修身上,“你该不会一点战术都不懂吧?只要是安排在那个位置的先头部队,再加上故意推迟的支援时间,就算带队的是苏沐秋,也都是送死。”

“陶轩,你只是嘉世的老板,真正应该来指挥的,难道不是我么?”叶修一字一顿地说。

“那我问你,当时出事的时候,你在哪里?你觉得整件事都是我的错,而你自己一点责任都没有吗?需不需要我也提醒你,现在你们兴欣组织里的魏琛,当年到底是什么人!”

喻文州的手微微颤了一下。如果没有看到他的唇抿了起来,你一定会将刚刚的颤抖归结为错觉,毕竟你是相当容易产生错觉这种东西的。而与此同时,之前都不知道在哪里的黄少天突然从会场右侧冲出来,如果不是宋晓及时拦着他,他恐怕会直接冲到陶轩面前去。

叶修对着陶轩笑了出来,刚张口要说话,身后的一个声音冒了出来:“老叶,少说两句。”

“啧,本来也没想帮你说话,你自己非要凑上来。这是兴欣和嘉世的事儿,你们蓝雨靠旁边站站。”叶修身后的地上有个灯光投下的浅薄黑影晃动,他站开一点,魏琛从后方走了出来。

陶轩的声音又沉又冷:“叶修,你自己有没有问过他,整件事情从头到尾,他知道多少!”

“我说了,这是兴欣和嘉世的事儿,嘉世自己内部的支援都做不到,你还指望人家蓝雨来帮你吗?”叶修道,“蓝雨从来没有援助义务,从前没有,现在的条款里也没有。”

“魏队是蓝雨最早的领袖,我和少天,都是他教出来的。”喻文州的声音放得极轻,变得有些凉薄,他善解人意地替你解释着,看得出来,这恐怕不是段令人愉快的记忆,“嘉世的问题,其实魏队很早就知道,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做,包括帮蓝雨,他也什么都没有做。”

“和叶修一样,魏队离开得太突然,导致蓝雨有段时间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喻文州说。

“真是要变天了啊。”当年方锐听完这件事后,叹息着说道。

“都过去了。”魏琛咬着一截卷烟,从兜里掏出金属制的打火机,翻掉盖子,将跳动的火光连卷烟一同收拢在手里,他绕着定点踱了两步,仰头吐出一串长长的烟雾。他少有这样西装革履的时候,就连在蓝雨的时候都少有,仿佛在追忆光阴似的,他的表情苦闷而惆怅。

“那当初邀请你入伙的时候,你有本事别答应我啊。”叶修鄙视魏琛道,“没来的时候在家里骂骂咧咧的,该你出场的时候装什么文艺中年。”

“靠!老叶你有没有道德素质,地图炮都开到自家人头上了!”魏琛将只抽了片刻的烟丢在地上踩灭,旁边的服务生刚想劝阻不许乱扔烟头,咽了两口唾沫没敢上前,“我那是觉得离了我你这兴欣也成不了气候,老将出马,来继续给你们发光发热。”

说完魏琛环视一圈,目光在喻文州和黄少天身上分别定了定:“哟徒弟们,现在混得不错啊。”

“魏老大……”黄少天自言自语般地喊了一声,饶是伶牙俐齿的他此刻也说不出再多了。

而喻文州收到魏琛投过来的视线时清浅地笑了笑,比了个“魏队好”的口型。

“你们聊够了么?”陶轩瞪着叶修,勉强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

“诶,这么点时间怎么聊得完啊。陶轩,你忘记的事儿还多着呢。”叶修回头,“对吧?小楼。”

“有些事情,算起总账来才痛快。”不知何处的声音接在叶修的话后响起,却不是楼冠宁。

男人的皮鞋踩在地上的脚步声干脆利落,你留意到他的左手缠了一圈厚厚的绷带。

“好久……不见。”张佳乐站在男人的必经之道,面对来人,他终将尾音隐在了一声叹息里。

“嗯,确实很久没见了,最近过得怎么样?”曾经的江湖第一狂剑——孙哲平问道。

TBC

—————————————————————————

嗯……伞哥如果没有发现陶轩破坏条款就不会死是有可能的,但陶轩只是间接故意希望伞哥消失,所以别太苛责他。大孙的事情和陶轩没有关系,只是当年的这起事故牵连出了好多连锁反应罢了。要知道不止大孙和乐乐这边有纠葛,别忘记方锐和林老师啊x我这算是下章预告了x

整理下设定:兴欣蓝雨雷霆虚空义斩站在一边,霸图轮回微草烟雨站在一边,虽然兴欣这边比对面多一家,但对面有三家豪门呢所以势力挺平均的!而且不是兴欣的叶神和嘉世有过节就所有组织都联合起来怼嘉世了,嘉世那都第三方了,其实也有和嘉世联手的,你们可以猜猜看?

其实这章根本不需要男女主,叶神永远能自己撑起一台戏!

评论(17)
热度(54)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